99真人
您所在的位置:99真人>彩票公益>凯发注册登入 甘谷诗人赵增垠,王效义,巩金盆,李子缘,姬琳,雨眠等人的归宿

凯发注册登入 甘谷诗人赵增垠,王效义,巩金盆,李子缘,姬琳,雨眠等人的归宿

2020-01-11 11:21:32

凯发注册登入 甘谷诗人赵增垠,王效义,巩金盆,李子缘,姬琳,雨眠等人的归宿

凯发注册登入,大家好!“写起来”第十六期同题诗和大家见面了,这一期的同题元素为【归宿】。

说到归宿,昨天听音乐,看到这么一条评语。大家可以看看:

“古老的印第安人有个习惯,当他们的身体移动得太快的时候,会停下脚步,安营扎寨,耐心等待自己的灵魂前来追赶。有人说是三天一停,有人说是七天一停,总之,人不能一味地走下去,要驻扎在行程的空隙中,和灵魂会合。我觉得此说法最有意义的部分,是证明在旅行中,在我们日常的生活节奏和生活方式中,身体和灵魂是不同步的,是分离分裂的。感觉只有在旅途时,身体和灵魂才是融合在一起的,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能感受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宽阔,不同地方有不同习俗,坦然的接受和体会着,慢慢的心胸会变得更宽广,也会以更好的心态去面对自己以后的生活。”

当然,归宿每个人都有,各人理解不同,比如,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

归宿可以当心灵的园地来扣问,宋人叶绍翁《游园不值》说得好:“小扣柴扉久不开,应怜屐齿印苍苔。”面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我们终会小心翼翼,小心呵护,至于战战兢兢,至于终于无所作为。然而毕竟不是无所作为,到最后,至少还有“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勃勃生机。生活终有严冬,然而经历了乏味磨炼,终会有春天到来,一代词帝李煜的话反过来理解,可以是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豁然明朗。陶渊明有出门乞食的窘迫,也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洒脱。总有人会想起“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你看到的是“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也好,你听到的是“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也罢。当你的新的思想碰撞旧的坚持,当你脱胎换骨后的深思熟虑遇见曾经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之后。相信你终会有更为深刻,更为淳厚的诗思打动我们。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不会相思,怎会相思,学会相思。

不论你走的多远,终会有一种熠熠生辉的情绪在游动,在照亮你走过路上的每一枚脚印。归宿,希望能有你不断涌现的心灵乐章震撼我们迟钝的视听。

主持人:

张建魁

指导老师:

王元中 欣梓

本期诗人:

台利军 赵增垠 王效义 巩金盆

李子缘 冯军平 王鹏军 汪丽芳

李鸿啸 张芝萍 马振兵 张建魁

王燕青 蔺军祥 付子明 李雪珂

李红梅 欣 梓 雨 眠 姬 琳

回家途中

欣梓

那个男孩

三岁的小男孩

手里举着

两枚落叶

两枚落叶

是他从树下拣的

还是从马路牙子上拣的

我不得而知

现在 初冬的黄昏

在一辆公交车上

小男孩被他父亲抱在怀中

两枚落叶

被抱在小男孩怀中

老家的下午

雨眠

太阳转眼就斜过去了

树叶落尽

葡萄藤露出了藏着的老枝老条

树顶上挂着的几个柿子

感觉把天空又抬高了几寸或者半尺

说起的孙子们都在远方忙碌着

话题收回来

殁了的大郭爸和赵爷赵婆的事情

母亲越是絮叨得清晰

弟弟新修的院子里阳光便越是斜得厉害

停顿是八十三岁的停顿

凝视也是八十三岁的凝视

地上歪着头的两只麻雀

像是还在找着许多年前的几颗秕谷子

归宿

雨眠

鞋把脚放在了路上

路把汽车送到了远方

风吹来了风

天快黑了

夜晚把星星挂在了天上

如果我思念

那么就请我的心叫出你的名字

冬天

巩金盆

黄颜色枯叶挂上枝头

满山遍野,每次我动手做饭的时候

我会想起暴风雨之夜,狗叫的太凶

我们在小房子里门窗紧闭

静候暴雨下的越来越大。

或者是落了雪的冬天,我们

躲在屋子里,关紧门窗阻挡风雪

站在台阶上看吧,四面都是山

山上一眼望不到边的苹果树。

然后苹果树的叶子一夜间都落了

我的外祖父在火盆上炖肉。酥油

香菜,来自大山外的老醋

浓郁的热浪扑闪着。在白茫茫大地之上

我的表弟在收拾一只野兔子

今晚我们就在这无人之境将就一晚

东墙上挂的油瓶子,居然有纯菜籽油

他在雪皮底下翻出绿色的蔬菜

然后我们坐在十四楼聊天

说起那个暴雨夜,广平进山来偷苹果,

说起我们自己就大火炒小韭菜吃

说起一只一啤酒瓶就砸晕的傻兔子

我们像两个聪明人,默默静坐着

四面的楼层和我们一样,默默静坐着

这一瞬间划过了三十多个春秋交替

时间飞速轮转,回到落雪前的冬天

旧的和新的

李红梅

在这个陈旧的屋子里

墙是旧的

喝水的杯子是旧的

碗是旧的 床也是

新洗的还没落下皮屑的床单

也是旧的

地上亮晃晃的麦草是新的

我跪下的一刻闻到的

麦子的味道是新的

白色蜡烛是新的

被蜡烛点燃插进香炉里的香

是新的

白纸粘连的围幔是新的

新的围幔

遮住了猝不及防的

眼泪也是新的

旧有的牵挂

终将变成新的

记忆的归宿

台利军

又一片叶子

在昨夜,悄悄红了

一树叶子,就这样红了

定是有人对它说了什么

在霜降时节,红成二月的花

我在不远处张望

不经意,就和红不了叶子的树

一起生出忌妒

绿叶,从来都是不该落的

我,只能把一支烟

抽成一堆落灰

归宿

姬琳

十年前的一天

婆婆打来电话说:有一块坟地面积挺大

买了,咱们都有地方去了

挂了电话,我半天没回过神来

(那年她六十出头,我四十不到)

一次,看见邻居给老人办三年祭日

即是管乐,又是一个年轻人边打鼓,边撕心裂肺地唱着

“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咚咚隆咚锵 ……”

突然想起,哪个坟地在哪里?

我至今都不知道

窗外

姬琳

挂在墻上,站在画里的鸟儿一直看着我

只是,我依然习惯看着窗外

偶尔有鸽子飞过这个城市 发出咕噜噜地声音

天麻麻亮,窗外传来早市上商贩的吆喝声

雾霾天气里,幼儿园楼顶上的二朵蘑菇越加的鲜艳

喜阿婆粥饼店冒出的热气驱走了

一条街的寒冷

隔壁纸火铺门口永远写着

有事请打电话

十月

赵增垠

喜欢的时光越来越澄明

好多人事沉浮,我渐渐忘记

夜空,斗转星移,一粒一粒凸起

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解开宁静的天穹

宇宙的胸膛起伏不定

北斗竖起的食指让我保持沉默

欢快的日子,音符栖息在果园

我独自面对成熟的香味

恒星的发育需要闪电伸开枝丫

也需要珊蝴虫骨骼牵连

我开始散发思想的触角和传单

风又一次带来伞降,纷纷,悠悠

我踩出簌簌声,窃来黑眼珠的机警

啮齿声中,果实躺在北方大地

土炕使瓦房拥有温热的腋窝

真实的安静留住豆大的灯花

让一只鼠类的心脏跃跃,馋涎欲动

来一场雪的背景

至少用指尖去触碰晨霜的酥麻

接通寒冬的电流吧

万物敛藏时接近自我,呼,吸

梳理根系,守住苍天之下,厚土之下

言语之外

那句令人平静的秘密

在山谷里发呆

王效义

如雾般的喧嚣,

盖住了城里稀有的落叶时,

我选择去一个山谷,

席地发呆。

那块不大的平地,

有条小溪流过,

几块随意而落的石头,

余下的便是被白生生的野棉花所遮盖着的荒草。

随意的干粮,碎屑掉地。

却不见有蚂蚁或哪个昆虫经过,

怕是因为冬,他们便有了他去的理由。

当然,除了那条汩汩而流的溪水,

是山谷里唯一的声音。

还有几棵粗壮的大树,

表皮粗裂,像皲裂的嘴唇,

又像努力大睁的眼睛。

天地是如此的简洁!

简洁到,

山谷也如这皲裂的树皮,

我可以是树的眼睛

也是皲裂山谷的皱褶

我们都像是一句想说或不想说的话

被噙在嘴里,

——不说。

柳林村

李子缘

我把群取名

叫柳林村

动员大家把村里人

都邀请进来

几十年不见的

乡亲们

从全国各地

一夜之间

回了老家

归宿

雨田

橘黄的叶子

一片,两片,解落枝头

离开曾经的时空

飘落,把自己慢慢的落下

把秋轻轻的落下

落到深深的泥土里

如同,父亲

三月三那天

粘着泥土开始

一岁,两岁,六十二开头

亲情全部从他的世界路过

回到出生的泥土里

归宿

王鹏军

一只绿色的螳螂

挡在我的车前

你啊,骄傲的人

终将归于尘土

我大笑

尽然无言以对

只有把一具绿色的尸体

留在身后

属地

汪丽芳

苹果

经双亲巧手妆扮

一路从甘肃奔来

坐上餐桌

面粉 胡麻油 葱花

煎好的油饼

也随父亲上班车,倒火车

一路到我手中

油饼还未下肚

父亲却坐卧不安

眉头皱出一个比山地坡还高的川字

眼睛不停的透过窗户往楼下看

在客厅来回踱步,唠叨着

闺女给我买车票

出来的日子多了

家中鸡没人喂

土地没人侍奉

还有杂货摊

那才是属于我该去的地方

归宿

李鸿啸

几十年了

底片终会曝光

不再有清晰的风景出现

弥漫着雾和影子

从遥远岛屿飘來的

是你我双重的印象

是的

人生是抛物线的历程

一元二次方程的解答

也有舍根的过程

雾里看眼睛就觉渺茫

觉得太累了

就躺在日历上歇歇

那里有一个影子

会和你重叠

那就是遗失的自己

夜的归宿

张芝萍

原以为家里的一盏灯

平凡的照亮

是夜的诠释

站在夜里

原来黑呼呼

才是夜的真相

神秘与空旷

才是夜的内容

安静的回到自己

才是夜的归宿

境界

马振斌

海子说,劈柴,喂马,周游世界

这是一种境界

柴我劈过,马我喂过,世界我也来过

就是还没游过

来与去

三毛说,都有他的时间

这也是一种境界

所以我还在这里

认真的假装

这就是归宿

归宿

张建魁

雨之于我,之于一种基于幸福的需要

犹如雪之于冬天

爱情之于少年

游子之于家的需要

之于鲜花之于春天

人生之于寂寞

陶渊明之于菊花的需要

而路途之于泥泞

行人之于驿站

苦行僧于人世温婉之需要

之于美丽之于苦难

黄叶之于大地

秋天之于卧病在床

甚至儿子之于一只狗的需要

窗外的雨发出沙沙的声音

从耳朵走进心里

树梢的鸟一声不吭就走了

疾病一声不响也就来了

落叶的回眸

平之如水

清晨的露珠是要被细细看的

因为消失的太快

我要停下来,俯下身子

享受诗境的幻化

我不能再失了这份心

又是一年多雨的冬天

落叶未尽

依然留恋着枝头的轻摇

我看着风中飘了很久的一片黄叶

它是要把什么留下吗?

回眸!

看见自己被拉长的身影

揉碎在匆忙的车轮之中

一切现代化让我更渴望着亲吻土地的一幕

乡情何寄?

这是一个群体集体回眸

像落叶的不舍

总要找到归根的入口

了了生命中的情结

家在大地

蔺君祥

总是在秋风的抚摸中

逃离生命的枝头

落成片片的思笺

寻找自己的归宿

小鸟贴在颓唐的枝头,欣赏

叶子摆动的肢腰

伴随季节快乐的吟诵

独我,行走在飘动的文字里

寻觅片片的日记

咀嚼每一个词语

感情的思绪

盛满了恋恋甜密的忧愁

阅读着每一次的惊喜和感动

诗句点燃了秋的风情

激情长成了一株相思树

在冬日来临时

飞离了枝条

归宿的余温捂暖宽厚的大地

将爱化作来年的一枝绿。

回家

付子明

打新兴镇下了火车

有两条路选择

一条通往血液的归宿

一条直达甘泉的港湾

每逢回家,总有两个号码出现

备注是老政府和博博

温馨提示的字眼

看着他气喘吁吁迎面而来

一把抢过去我的行李箱拖着

不时再调侃几句

这个时候

电话铃声响后的另一头

一个声旷粗迈的中年男人

儿子,什么时候到家?

让你妈煮点洋芋

回家

李雪珂

火车站

已是人山人海

各地的人们会聚在一起

静静的等待车的到来

犹如等待一种喜悦和幸福

……

热气腾腾的团圆饭

覆盖着坐车时的劳累

龙虎游戏

上一篇:不是坦克也不是步兵战车,以色列打造新战车,“卡梅尔”巷战战车
下一篇:小麦锈病会造成哪些危害?什么时间防治?用哪些药剂防治?